中国政府网 山西省政府 忻州市政府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互动交流 > 在线访谈 > 正文

河曲:小村小书记,大爱大智慧

 时间:2020-06-08       大    中    小      来源:河曲视窗网

  “嘀嘀——”凌晨四点多,微信提示音乍起,睡梦中的张大治迅速摸出手机,熟练地打开了微信。“大治呀,谢谢你,闺女说给她带的东西收到了,白天忘了跟你说一声了。”原来是同村窦婶子的语音留言。在单寨乡瓦窑坡村任职两年,张大治已经完全听得懂这浓重的河曲方言了。他咕哝一声:“还好,不是谁家有急病人。”然后,就着手机的微光,回了一句:“知道啦,婶子!不用跟我客气,有事您说话。”放下手机,不过几分钟的时间,他便再次进入梦乡。 

  张大治是山西国际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的老员工,2018年,42岁的张大治时任山西柳林电力有限责任公司副总,正是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。当年5月,他受组织选派,到河曲县单寨乡瓦窑坡村担任工作队长,后于8月1日起兼任第一书记。任职两年来,他以村为家,天天入农户、下田地,抓党建、促脱贫,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服务群众、百事躬亲的情怀。 

  我不是掌柜的,我是来帮大家做事的。 

  刚到瓦窑坡的时候,正是初夏。听说新来了工作队长,村民们都围过来看。上了岁数的大爷大娘们议论纷纷:“咋地?新换了掌柜的了?”张大治笑呵呵地走进人群中,大声说:“我不是掌柜的,我是来帮大家做事的!”村民们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新来的工作队长,毫不掩饰地在他面前议论着:“看见后生人不赖,憨厚的。”也有人说,“咱们这烂村子,谁来也不顶事,爱谁当谁当呗。”面对这或好奇或质疑的目光,张大治没有多说什么,他只是微微一笑,利索地打扫卫生,安置了自己的“小窝”。 

  瓦窑坡村距县城65公里,过去算是单寨乡的大村子。近几年,随着城镇化的不断加强,在村常住人口已经缩减至一百多,多数是留守老人。张大治驻村的第一件事,就是结合书面材料开始入户走访。这个后生丝毫没有外来者的生疏感,他的脸上总是带着热情的笑容,见人就递烟打招呼,嘴里“大爷、大娘”叫声不断。很快,大家就喜欢上了这个嘴甜爱笑的小伙子,跟他熟稔了起来。 

 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张大治就把瓦窑坡村各户的情况摸得差不多了。谁家有病人,谁家孙子在城里读书,甚至谁家养了几头牛,谁家去年跟人闹了矛盾,他心里都清清楚楚。出于职业习惯,张大治特别关注村民们的用电问题,当他看到村民们还是用着古老的手拉电闸,电线也普遍老化时,心里升起了无穷的担忧:这样用电太不安全了!为了解除大伙的安全隐患,他向公司申请,为68户在村常住户进行了全套的电源设施改造。在安装过程中,张大治身先士卒,亲自动手,不厌其烦地按照村民们的要求,将线路一一铺设到了每户人家的指定地点。村民们高兴坏了,张大治自己也颇有成就感。 

  看到张大治是真心在帮村民办事,有人就试探地问他:“张书记,你能帮我们雇两台旋耕机不?我们这里还是靠人工耕地、人工收割,大伙儿尽上岁数了,种地真是愁了。”张大治一拍胸脯:“不用愁,我来帮大家想办法。”经过几天的走访,张大治了解到:瓦窑坡常住村民普遍年龄偏大,但村民们还是使用最原始的办法,靠肩扛手拉、牛车驴车来侍弄庄稼。他立刻向自己所在的单位写了申请报告,说明了该村存在的困难。最终由公司帮扶购置了大型拖拉机、秸秆粉碎打捆机、灭茬旋耕机,低价出租给瓦窑坡及周边村庄使用,不光提高了农业生产效率,也增加了集体经济收入,带动了全体村民增收。大伙喜出望外,交口称赞张大治是个“好掌柜的”。 

  大伙有什么困难,跟我说。 

  带着组织的信任和重托,远离了自己熟悉的专业和环境,来到这个小村扶贫,张大治没有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,他迅速投入到紧张的学习和工作中,不光确保做好政策“规定动作”,还在“自选动作”的谋划上努力下功夫。 

  为了给村民们带来实惠,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:“大伙有什么困难,跟我说。”很快,村民们就发现,张大治“有困难跟我说”还真不是一句虚话。 

  瓦窑坡地方比较偏僻,村民们出行不便,去一趟县城要费很大的功夫。张大治体谅大家的难处,干脆包了一辆出租车,根据村民们的需求,隔三差五就到县城跑上一遭。每次出发或者回返,他都要在微信群里喊话预约,谁要坐车,谁要带重东西,谁当天不回来,都提前理得清清楚楚。这样一来,大家既避免了一窝蜂抢车的尴尬,又享受到了专车的待遇,皆大欢喜。后来,张大治和朋友还在县城创建了一个村级代办点,专门帮助村民捎带东西。时尚的村民们甚至学会了网上购物,快递就放在这里,由张大治统一取放。小小的村级代办点,成了城乡联系的纽带,也成了瓦窑坡村民实现网购的最好桥梁。 

  去年秋天,瓦窑坡村民土豆滞销,不等大家张口,张大治就联系了山西国际能源集团有限公司,积极开展消费扶贫,用两倍的市价收购了该村两万多斤土豆,促进了贫困户的增收。村民们兜里有了钱,也有了底气。腊月买年货的时候,有36户村民不约而同地送来了他们的存折,请求张大治帮他们去单寨农商银行取钱。他不负众望,在单寨排了几个小时的队,取出来的款项达19余万元,把别的储户都看呆了。细心的张大治还把每个人的钱一一包好,封面上将户主姓名、钱的数目以及余额写得清清楚楚。 

  就这样,在不经意间,张大治悄悄融入了瓦窑坡村民的生活。没有人知道他公司副总的身份,也没有人见过他带领着一帮工程师研究电气技术的模样,他们只知道,这个第一书记是个干实事的好人,有困难找他准没错。路段被雨水冲毁了,土豆窖建设遇到困难了,疫情期间没有口罩和消毒液了,甚至是家里缺感冒药了,人们总是习惯性地找他。小事自己干,大事带着大家干;烟、药这些小东西,口袋里有的直接掏给需要的人,没有的就记在本子上,下次记着买。在瓦窑坡村民的心里,张大治像及时雨一样,“比自家的小子还管用”。“大治”“张书记”“队长”“小张”,这五花八门的称呼,却在传达着同一个意思——依赖,还有全心全意的信任。 

  我工作没什么诀窍,就是以心换心。 

  两年的扶贫工作让张大治有了不小的改变,这个曾经在调度室发号施令的公司副总变得愈发平和谦逊,他丰满的脸颊消瘦了,白皙的皮肤变黑了,唯一不变的,是他依然热情爽朗的笑容。谈及瓦窑坡村民对他的赞赏,张大治平静地说:“我工作没什么诀窍,就是以心换心。老乡们对我这么好,我也得好好待人家啊!” 

  说到这里,他扳起手指头开始数算:“疫情期间封村了,规定不让互相走串,我们呆在宿舍,老早就有人敲大门,把饭菜送到了大门口。等我一开门,人早就走了,光看见东西放在地上。”“回家路途遥远,很久才能回去一趟,知道我俩闺女今年高考,都说让我回去陪陪,我哪能走呢?”“村里特别支持我的工作,说真的,我都没见过这么好的群众。” 

  在村民的嘴里,笔者却听到另外的说辞:“张书记对我们好呀,我们参与村集体活动,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事,他还买东西奖励我们。现在,我们村的爱心超市东西多着呢!”村民张觅小说:“家里水龙头坏了,委托小张帮我去单寨开会时捎一个,结果那里没有型号相当的。后来,他上城关时竟然给我买了俩,还逗我说让我替换着用,给钱也不要。这样的好干部,我心里服气他。”“大治帮我们做了不少实事、好事,花钱都花得没数儿了,给他钱他总是说,没事,他挣得比我们多。当我们傻呢,这世上哪有嫌钱多的?真是个好后生!” 

  今年,张大治曾组织村民到县城排查疑似慢性病、残疾人,有人扭扭捏捏不肯去,也有同意了又反悔的,张大治难得地发了一回脾气。他严厉地重申了党的扶贫政策,讲述鉴定的好处,最终分五批将这些村民带到县城。经县人民医院和县精神病医院检查鉴定,其中5人鉴定为慢性病,25人鉴定为残疾,还帮精神病人窦润强办理了住院手续。村民们信服地说:“张书记都是为了我们好啊!” 

  “舍小家顾大家制”“无节假日工作制”“24小时工作制”“微信第一时间回复制”,这都是张大治自创的工作模式。正是这不计报酬、毫无私心、体贴入微的服务让瓦窑坡村民彻底认可了张大治。听说后半年张大治期满可能要离任,村民们已经开始着急了,他们悄悄商量着看怎么能留住他,让他在瓦窑坡多呆几年…… 

  春雨润物细无声。守着小小的村落,在平凡的岗位上做着一桩桩一件件看似平凡的小事,这就是一个普通共产党员的境界。张大治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演绎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大爱与大智慧。 

关闭本页